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荧荧的博客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工作之余以创作散文、小说、诗歌为痴

 
 
 

日志

 
 

对话苏小小(散文)  

2013-11-22 15:3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话苏小小

                    荧荧

    小小,我来了,在这一千五百零五年之后的暮冬。

    穿越深邃的时空隧道,挟带着北国的风尘,我辗转数千之遥,来拜访你这位未曾谋面的挚友。

    西林无语,似乎知趣地伫立在西泠桥畔,为你我倾诉千年的相思而退避。

    小小,你这位羸弱娇小的女子,在那个南北纷争、枭雄辈出的动荡年代,曾经让所有男人的心达成共鸣,“寤寐思服”,梦想着登上你的小楼,围坐在你的绣榻,与你风花雪月,从而摒弃了裂隙与仇恨,化干戈为玉帛。你创造了动乱南齐的一个关于和谐的奇迹。

    小小,别在为阮郁的人间蒸发而“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能够轰轰烈烈地爱过一个人,能够轰轰烈烈地被一个人爱过,这就足矣,“爱曾经拥有,又何必在乎天长地久。”在西林的松柏下,与深情的阮郁邂逅,本身就是人生的一种美丽。“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想当年,你与阮郎的相遇而相知,你与阮郎的疯狂之恋,曾令天下多少俊才艳羡和嫉妒,又令天下多少有情人视为偶像,情倾朝野,而闻于高堂阡陌,在南齐乃至整个中国长久地卷起痴情飓风。

小小,你曾为失却阮郎而衣带渐宽,你曾为找寻阮郎而纱裙如铅,但众里寻郎千百度,却依旧是“便总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你可曾想到,被父亲圈禁的阮郁又何尝不是相思煎熬,“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两情相悦,是一种幸福;而两情相思,更是一种幸福。                                                             有了阮郁“三千尺相思水”,你应该知足了,你应该重绽如花的笑魇。

    你应该知道,有多少的男人,或满腔痴情,或心存奸淫,或峨冠博带,或布衣褴褛,或奇伟俊秀,或面目可憎,俱趋之若鹜,踏破铁鞋,想一睹你的芳姿,甚而一侵芳泽。你轻启朱唇,你轻拢慢捻,曾令多少俊才扼腕叹服,与你相见恨晚;你也曾令多少油肠肥肚呆若木鸡,黔驴技穷,而诺诺而退。你用你的美貌和才识构筑了一个美丽的情界,创造了一段情缘的神话。

    你应该知道,你羸弱的肩膀,曾经担当了所有男人的梦想,牵挂了多少男人的心,从而演绎出了多少扑朔迷离的爱情故事。为相思而苦的你,在失却真爱的莫大煎熬中,曾经资助了形似阮郁的鲍仁,使其得以上京赶考。这也为你最后的归宿画上了一个美丽而传奇的句号。

    一生为情而超凡脱俗甚而“放浪形骸”的你,却依然没能走出爱情的围城,而最终为情所困,为情所累。你真的太累了,你真的该歇歇了。于是,在502年的初春,当西湖里的鸳鸯刚刚涉水,当栖霞岭的暖阳尚未升起,刚刚步入二十四岁之春的你第一次没能移步西泠桥,在浸满泪水的粉榻上疲倦地睡去了。

    而你曾经资助过百银的那位鲍仁,似乎心有灵犀,终于金榜题名回来了。出任滑州刺史的他,早已准备了满腔的情语,岂料再次相逢已是阴阳两隔。抚棺大哭的他,那是一种绞碎腹脏的痛啊,那是一种何等壮烈奇绝的痛啊,痛失知己,痛失相爱,连天地都会为之动容的。抛却了一切缙绅牵扯,抛却了一切礼教桎梏,鲍仁重新回归自我,亲自扶柩为故友送行。他毅然决然亲书“钱塘苏小小之墓”,为你的一缕香魂安息而忙碌。

    你可曾知道,你仙归西泠桥畔之后,天下前赴后继的男人不仅没有忘却了你,淡漠了你,而是更加思慕你。你如一道日久弥新的彩虹,氤氲在一洗如镜的西湖上空,氤氲在莽莽苍苍的栖霞岭,氤氲在气势恢宏的钱塘桥,蓬勃在后来者的心头之上。从之后的白居易到李贺,从张贷到袁枚,如鲫的文人墨客甚至连乾隆皇帝都不远千里万里,环步于慕才亭下,踯躅于西湖之畔,拾级于西泠桥上,寻找着你昔日的呼吸,寻找着你昔日的脉搏,寻找着你昔日的芳影。

    你可曾知道,你那小小的栖身之所,竟成为天下男人心中的一块圣碑,吟唱出千年不绝的咏叹调。你可曾知道,你那小小的栖身之所,竟成为西湖边最坚固的一个情感堡垒,几经风雨剥蚀,几经战火蹂躏,最终坚强地保存了下来,并不断脱胎换骨,赋予出更具活力的时代风采。

    所有这一切,就足够了。你若地下有知,亦该回眸一笑了,为了人间这千百年来吟唱不绝的情曲。

    手掬一捧西湖的冬水,轻轻地洗去旅途的风尘,我来了,现在就静静地坐在你的身旁。暮冬的慕才亭下,游人不见,唯有我如炬的目光穿透你的圆丘,窥到了你安稳端庄的睡美人之躯。你曾经紧缩的娥眉,此时舒如一弯新月;你曾经珠泪婆娑的粉脸,此时静如西湖;你曾经瘦弱枯柴的手指,此时鲜如初笋。一如刚刚移居西泠桥畔小楼时那样清纯秀丽,一如与众多才子谈诗论词时那样超凡脱俗。小小,我终于呼吸到了你的呼吸,跳动着你的脉搏。

    小小,但愿你这圣洁如莲的神女,能打开爬满藤蔓的栅栏,笑纳我这一千五百年后的小生。小小,我们成为忘年的知己,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