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荧荧的博客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工作之余以创作散文、小说、诗歌为痴

 
 
 

日志

 
 

狗王(原创短篇小说)(之二)  

2013-11-26 12:3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种幸福的生活再也不来了。从那次争吵过后,我彻底地失宠了。虽然我还只有四岁,正值青春壮年,但我感觉我已经是十几岁高龄的老狗了。我开始变得老气横秋,我的嗅觉因长期碰不到可口的酒菜而不灵敏起来;我的听力也开始下降,我常常因回味在昔日男主人轻盈而有节奏的脚步声中而听不到那粗鲁的脚步声;我那标志着勇猛和守责的叫声也因排不上用场而渐渐消失了;我的行动也开始变得迟缓呆滞,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着我的衰老和退化。
        有谁能体会到一只红得发紫处于狗生巅峰的宠狗,忽然之间落入万丈深渊,惶惶如丧家之犬,这种失落感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
        若不是女主人用她母亲般的温暖尽力地庇护着我,我也许早已成为孤魂野鬼。我怀着对男主人无尽的眷恋和幽怨,移情别恋,开始向女主人慢慢靠拢。
        与我的情场失意、郁郁寡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男主人却仕途如日中天。那天晚上,我蹲在客厅的一角,默默想着心事。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时候,一阵动听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本台消息,顿河县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于今天下午胜利闭幕。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县政府领导班子......下面是本台记者采写的一组专题节目,我们请新当选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赵义就群众普遍关心的清理不良贷款问题谈谈本届政府的打算------”我“日”旳一下,竖直了脑袋,瞪圆了眼睛,这不是我的男主人吗?我仔仔细细看完了那条新闻,这位在荧屏中踌躇满志比中了五百万彩票还神气的人物果真是我的主人啊!
        我真为有这样一个神气争气有出息的主人骄傲高兴。尽管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太多的纠葛。我恨不得跑过去,趴在电视屏幕上,像平常给男主人舔痒那样,用我那带着温湿的舌头亲亲主人那可敬可爱的小脸蛋。我扭过头看看正在客厅里打毛衣的女主人,冲动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啊,女主人竟满脸愤怒地朝痰盂里吐了一口唾沫,还狠狠地“哼”了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他们曾狠狠地吵过一架,但那又算得了什么。俗话说夫贵妻荣,女主人总应该高兴才对啊,难道人的感情有时还没有狗丰富吗?
        我慢慢重又摆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在摸不透女主人心思的情况下,我还是故作深沉一点好,她可是我现在唯一的衣食父母啊。
       但情况却愈来愈不妙。我发现高升后的男主人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连那些曾让我担惊受怕吃尽了苦头,心里不知怨恨了多少次的粗鲁脚步声也很少听到了。许多的日子里,除了已上了寄宿式高中的小主人两星期回来一次,我可得到片刻的欢愉外,我常常只能默默地陪伴着女主人。过去那个爱唱爱跳爱笑充满了音乐感和青春气息的女主人不见了。刚开始,每到夜幕降临,女主人就用手机,用家里的电话疯狂地满世界找男主人;后来渐渐变了一种方式,天一黑就关机,拔了电话线,像一尊雕塑那样坐在那里一坐就是半夜。我最怕过那样的时光,生怕自己有一点闪失,弄出一点声响,而惊动了那尊雕塑,我太怕失去这唯一的庇护了。我像一只死狗那样全身心地趴在地上,饿了也不敢动,憋尿了也不敢动,那样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
        在寂寞恐惧压抑的日子里,我常常想起周星驰的那句话: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我却没有珍惜,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将爱你一万年,不,十万年。唉,狗生真是太残酷了。
         在寂寞恐惧压抑的日子里,我不知不觉成了女主人唯一的知心朋友,唯一的倾诉对象。女主人在默默流过泪之后,常常会捧起我的头幽幽地说:“我要是一只狗该有多好,省得有这么多的烦恼,这么多的恨啊!”而她又怎知,我这做狗的又何尝不是同她一样痛苦呢。想想可怜的女主人,想想可怜的我,我也禁不住狗泪纵横。女主人看到我流泪,一把抱紧我失声痛哭。当女主人的泪水驰骋在我头上的时候,我一下子感觉到我与女主人的心贴得更近了。
        狗生难得一红颜知己。
        --------往事不堪回首,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打湿了我的鼻子,地上黑乎乎的洇了一大片。我又回到了防盗门前的这个角落里。好奇怪,里面的争吵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星星还在窗外疲惫地眨着。我仔细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像一潭死水。我伸伸僵硬的四肢,地板冰冷的感觉开始一点点浸透我的全身。
        我正揣摩着是叫几声呢还是到楼下找个暖和的地方暂居半夜,“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阵巨痛从背上传来。我急忙扭头一看,那扇紧闭的大门洞开着,黑暗中是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背上。
        “这是谁家的野猫,趴在这儿,差点把姑奶奶绊倒!”哦,这不是女主人的声音吗,我赶紧叫了一声。“原来是你呀,你怎么不进去咬死那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畜生!”
         透过洞开的防盗们,我看到了米黄色灯光下头发凌乱的男主人,由此看来,他们不仅吵架了,很可能还打架了。
        “我就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怎么着!你有本事你也去找个小白脸呀!哼,我包二奶咋啦,还是那句话,这是我的本事!”
        “好,你有本事,我走,我明天就去告你去!别以为你干的那些男盗女娼的事我不知道,告诉你,你干的所有不光彩的事我都知道。不把你告翻,我就不是亲娘养的!”
        “噔噔噔”,一直目送着女主人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消失在花草丛生的小院子里,消失在夜色深处。我这时才想起,我应该跟随女主人去啊,她可是我现在唯一的衣食父母和精神支柱啊。我呼呼跳下楼梯,如丧家之犬,一下子隐入密不透风的夜幕中。
        待我追到灯火通明的大街上,我终于捕捉到了远处那个熟悉而倍感亲切的身影,我的亲娘啊,天可怜我令狗冲。
        完了,当我正要冲过去的时候,对面驶过来一辆辆长长的大货车。烟尘飘扬,我依稀看见我那亲爱的女主人已钻进一辆红色夏利出租车,绝尘而去。
         都是那辆该翻的大货车断送了我的狗运,都是我那该砍的榆木疙瘩脑袋断送了我的狗运,那恼人的大货车翻一千次一万次也翻不灭我的恨,那恼人的榆木疙瘩脑袋砍一千次一万次也砍不掉我的悔。
        我追啊追啊,高高地尖叫着,带着我的悔我的恨追啊追啊,眼看着那红色渐渐没入夜色了无踪影。
        我垂头丧气地沿着缓缓流水的顿河大堤走回城内。男主人不要我了,女主人走了,小主人又不知身在何方。我往哪里找回我失去的乐园,我往哪里寻找我的栖身之所。                                      (2)(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