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荧荧的博客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工作之余以创作散文、小说、诗歌为痴

 
 
 

日志

 
 

外婆的双手(散文)  

2013-12-26 13:4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人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又瘦又小,一直不停地啼哭,父母都很担心。只有外婆显得非常高兴,她把照顾妈妈的大半时间来照顾我。她常常用双手抱起我瘦小的身子,唱一首古老的歌谣:小儿郎,小儿郎,快快长,长大了娶个花老婆......随着歌谣,外婆把我荡来荡去,我在摇篮里沉睡。
        外婆的歌谣一直伴随着我的童年,现在每听到母亲哼起这首歌,泪水就会一下子滴满我的心头。
        外婆的家就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她来的时候从不事先捎个信以便父母去接她。她每次来,都会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惊喜。她的手里总要提着一个花布小袋,袋里有时是核桃,有时是柿饼,有时是炒花生,我们姊妹几个高兴极了,认为这是再好不过的幸福了。我们给外婆搬椅倒茶,就连姊妹之间有时产生的小别扭,也因为外婆的到来而烟消云散。吃饭的时候,姊妹几个能一下子给外婆盛出好几碗饭来,眼巴巴的等待着自己的胜利。每当这时,外婆就会笑着说:“你们几个小家伙,又要给外婆出难题了,好吧,我闭上眼睛用手摸,摸住哪个碗就吃谁端的。”说完就闭上眼睛,而这十有八九总要摸住我端上的碗,因为外婆早就看好了。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这样爱我,虽然我每次都有胜利的信心,可那时候毕竟是提着心,紧张地注视着外婆的双手,生怕她摸错了碗。
        外婆是我们的幸福,我们总是围住她嚷闹个不停,吵得父母不耐烦了,就会把我们轰开。这时外婆就会装出生气的样子对父母唠叨几句,使父母败下阵来。哈哈,我们胜利了,又像欢快的兔子跑回外婆的身边。外婆把我们聚拢,用双手摩挲着我们的额头,不停地微笑。
        外婆的双手是温暖的,让我们感受到她的慈爱,她的亲切。记忆中只有一次,外婆的双手是冰凉冰凉的。那一天,外公去世了,舅舅、舅母,我的父母都穿着白色的衣裳,痛哭流涕。外公就睡在那间黑色的屋子里,外面鼓乐齐鸣。外婆牵着我,我感到外婆的双手冰凉冰凉的,还微微地颤抖着,我吓得大哭起来,外婆也流泪了,我们就这样跟在送葬的队伍后面走了很远很远......
        外婆的双手记载了我的成长史。我走过童年,从小学念到初中,从初中念到高中,外婆从中年到老年又走进暮年,那双手也从抱我到扯我又到被我搀扶。忽然有一天,我在家复习功课,母亲从外婆家回来,很伤心的样子,我才知道外婆瘫痪了。我的心里变得很乱,功课再也看不进去一眼。那天的晚饭我吃的很少,泪水一次次流满我的脸庞。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那种痛苦只有我懂得。
        我一路诅咒着病魔来到外婆家。外婆躺在床上,很平静,很安详。我握住外婆干枯僵直的双手,有一滴泪不知是我的还是外婆的,落在我的手上,好热好热让人心酸。外婆的双手,那抱我的双手,忽的成为过去。一刹那,我觉得我真的不应该长大,外婆也不会衰老,外婆的双手仍然抱着我,扯着我。我的衰老的外婆......
       高三的那一年,正值备战黑色七月的日子。知道外婆去世的消息,是在走出考场的第二天。我去看外婆,外婆已经睡在那圆圆的坟丘之下。外婆离我近在咫尺,却被隔在另一个世界,一个黑暗的天地里,陪伴她的只有那株瘦小的嫩柳。我忽的又想起那首歌谣:小儿郎,小儿郎,你快快长,长大了娶个花老婆......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