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荧荧的博客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工作之余以创作散文、小说、诗歌为痴

 
 
 

日志

 
 

青青蒜苗(短篇小说)之四  

2014-03-31 20:5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19日             下岗后的第7天        多云

       今天是下岗后的第七天,尽管就住在公司的楼上,可我觉得我是被流放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公司里的同事和往事渐渐离我远去了。曾经“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小屋,如今“门前冷落车马稀”。

       今天,在我的一生中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沉寂了一周的小屋,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一位客人---我的女朋友。还是那火红的大棉袄,还是那隽秀的飘飘长发,还是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可我们之间似乎有了一种生分。心底不知咋的就升腾起的一种隔膜,使我没有了往日的激情。面对清新丽人的蕊,我一点冲上去拥吻的念头也没有。

       蕊告诉我,她回了一趟老家。从她脸上的神色可以看出长途舟马劳顿带来的疲惫。我们两个第一次像两尊佛那样,静静坐了好长时间。一向活泼可爱的蕊突然消沉,让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尽管中午的手擀面很丰盛,有蕊带来的肉和菜,我还是吃的味同嚼蜡。还是我打破了午饭后的沉默,我说,阿蕊,我看得出来你今天心事重重,到底遇到了啥麻烦。蕊嗫嚅了半天,话未出口,泪水已爬满了她的脸庞。我一把拥过蕊,不争气的泪水一下子溢满了我的眼眶。

        平静下来之后,蕊告诉我,我的一个同事,她的一个老乡,几天前已把我下岗的消息告诉了她的父母。更糟糕的是,蕊因所在的市委办公室裁减临时人员也下岗了,蕊的父母十二道金牌把她召回了故乡,第一件事便是给我们的这场恋爱判了死刑,并紧锣密鼓地给她在农村订了一门亲事。一向温顺可爱的蕊又怎能抵挡住父母的软硬兼施。她说,她的心痛到了极点,如果真的不能和我在一起,那只有死。她是借口出来散心,才逃到我这儿来的。

       凭心而论,我是不能怪蕊的父母的,谁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一生幸福平安。当初蕊的父母花那么多的钱给她办了农转非户口,又在这个城市为她谋了一份不错的职业,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尽管我的单位效益一般,而有着大学生光环在单位如日中天的我,对他们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最起码我能承担起养家糊口的责任。而现在,一切都没有了,我还能要求什么?

        冬日的天还是那么的短,不知不觉落日已隐在高楼的后面。我几次催促蕊去找她的老乡,她都说再坐一会儿。黑夜来临了,蕊一阵风似的从外面买回来两瓶红葡萄酒,说要为我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在青白的荧光中,看着蕊轻盈忙碌的身影,我的心里一阵阵揪似的疼痛。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