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荧荧的博客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工作之余以创作散文、小说、诗歌为痴

 
 
 

日志

 
 

请客(小小说)  

2014-09-10 15:4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  客(小小说)

    麦垛是这白马石沟方圆数十里出了名的酒鬼,因为喝死不怕,结识的酒友少说也有一个排。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天天飘飘然,过的跟神仙似的。

    那天,酒友们聚在一起,喝着喝着,麦垛想起该收秋了,就顺口说了一句:“眼看该刨红薯了,?头把还不知长在那个山上呢。”恰好被一旁挨得最近的疙瘩儿听了个清楚。

    这不,过了三天,麦垛正在家里修理架子车呢,疙瘩儿扛着一根笔直发亮的梨木?头把风风火火闯了进来。疙瘩儿的家离这儿少说也有十来里,要翻过好几个山头。看着疙瘩儿头上的汗珠子,麦垛心里一阵热流,就大腔喊着婆娘炒盘鸡蛋,弄瓶酒慰劳慰劳。

    鸡蛋很快上来了,一瓶宝丰大曲散发出诱人的清香。山里人见个外来客就像见到外星人一样,还没喝上半瓶,呼呼啦啦院子里就聚了四五个“同志”,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剩下了空盘空瓶。这酒还刚刚开了个头,哪有收场的道理。麦垛赶紧让婆娘从村里唯一的代销店又买来两瓶酒、几包花生米、几瓶罐头。

    小小的院子很快成了切磋酒技的研讨会,一下子聚了十来个人。就连两个外地来的牛经纪也闻到了这里浓浓的酒香气息,循声循气地摸到了麦垛的家里。一看“同志们”正喝得高兴呢,两个牛经纪装作打听卖主,也名正言顺地加入了酒场。

    日头走得真快,眨眼间在西坡剩下了半个脸。一个个满脸通红、踉踉跄跄、恋恋不舍地晃出了麦垛的家。送走了三里五村的酒友,麦垛才瞅见还有两个烂醉如泥的牛经纪鼾声如雷。姓甚名谁尚且不知,更不知他们家在何方,没办法,麦垛只好安顿他们住下。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又是一顿招待,送两个牛经纪上路。回到家,麦垛这才想起那根堪称全村第一的?头把。夫妻俩找遍了院里院外,哪还有?头把的影子。婆娘一屁股坐在门前的皂角树下,黄天老娘地大哭起来:“我那早死的娘呀,咋让我找了这么个喝死喝活的主儿啊,姑奶奶我为了一根?头把跑了一整天,买酒买菜花了四十多块钱,也不知哪个天杀的,喝了俺的酒,还拿走了俺的?头把呀!”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