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荧荧的博客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工作之余以创作散文、小说、诗歌为痴

 
 
 

日志

 
 

河南汝州:20万元货款22年执行未果  

2015-01-12 15:0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网河南讯  23年前双方签订煤炭销售合作协议,原告筹集20万元货款以被告的名义往目的地发货,被告在未经原告同意的情况下,将原告发往目的地的20万元原煤扣押并予以变卖,双方随之发生合作纠纷。原告起诉至被告所在地法院,法院判决被告全额返还货款,被告一直恶意拖欠,原告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当地法院强制执行了22年,却只为原告讨回9000元。22年来,被告早已破产倒闭,其主管部门也数次变更名称。被告因此先后到市、省、国家三级法院信访,当地法院迫于信访压力,竟然私下里伪造案件办理终结卷宗,以此应付信访批转件。这件蹊跷而又烦心的事儿就发生在河南省登封少林出租旅游汽车公司(以下简称少林公司)法人吴志敏的身上。

案件回放:一纸无效的合作协议

1991年,正是我国改革开放引向深入的重要机遇期,举国上下正在经历着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轨的伟大变革。以经营旅游汽车出租业为主的少林公司也按耐不住内心的骚动,积极寻求新的发展领域。几经考察,当年519日,少林公司与汝州市乡镇企业委下属的汝州镇乡镇煤炭公司(以下简称煤炭公司)签订了业务承包合同。合同约定:少林公司每年向煤炭公司缴纳承包金40万元,以煤炭公司的名义调配原煤并对外销售;少林公司委派专人到煤炭公司任职,业务所需资金由少林公司自筹,少林公司设立独立账户,业务往来资金打入煤炭公司账户的,必须由少林公司代表签字方可支付;煤炭公司负责办理少林公司在沿线业务经营的全套合法手续。

协议签订之后不久,少林公司就与华能南通公司开展了原煤供应合作。68日,少林公司筹措了20万元货款汇入当地的朝川矿务局购买原煤。朝川矿务局分两次发往武汉大桥局材料厂和汉阳港共计200018元的原煤。原煤到港后,煤炭公司并没有按照合同的约定通知少林公司前来办理货物交接手续,而是在未经少林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将原煤全部扣押并予以变卖。双方的第一次合作由此而宣告破裂。

几经交涉未果,少林公司遂向煤炭公司所在地的汝州市(县级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煤炭公司立即偿还200018元货款,并承担由此给少林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

1992520日,汝州市法院依法作出(1992)汝法经判字第28号经济判决书: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合同无效;被告(煤炭公司)返还原告(少林公司)200018元。

讨债路:漫漫无期

该判决生效后,煤炭公司一直以各种理由拖欠偿还。无奈之下,少林公司申请汝州市法院强制执行。1992716日,汝州市法院对此判决立案执行。1016日,汝州市法院从煤炭公司账户划拨出执行款9000元。

而此时的煤炭公司早已是风雨飘摇、积重难返,当年就未参加工商年检,对于偿还少林公司的货款更是无从谈起。

看到煤炭公司还款无望,少林公司再次向汝州市法院提出申请,请求裁定煤炭公司的主管部门汝州市乡镇企业委承担连带责任。

19951128日,汝州市法院作出(1995)汝民初字第138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所欠(少林公司)煤款,由汝州市乡镇企业委承担清偿责任。

裁定书下达后,汝州市乡镇企业委因故并未积极履行清偿责任。这个案件由此成了踢皮球,因此我们开始向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南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逐级信访,少林公司法人吴志敏告诉记者。

奔波于漫漫信访路的少林公司压根儿也没想到,不仅煤炭公司业已破产倒闭,就连其主管部门汝州市乡镇企业委也因为机构改革而数易其名。

1996415日,根据汝州市委相关文件精神,汝州市乡镇企业委更名为汝州市乡镇企业管理局。20041222日,汝州市乡镇企业管理局又改组为汝州市中小企业服务局。2010331日,汝州市中小企业服务局再次改组为汝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部门的数次变迁,无疑更增加了少林公司讨回货款的难度。

少林公司不得不跟着上述变迁而向当地法院申请变更清偿主体,讨债路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和艰辛。

少林公司信访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6521日将此案批转至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办理。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又将此案批转至汝州市法院办理。

2006619日,汝州市法院下达(1995)汝执字第1383号执行通知书,责令变更后的汝州市中小企业服务局履行清偿责任。汝州市中小企业服务局对此不予置否。

无奈之下,少林公司继续到有关部门信访。而就在此时,案件却出现了颇为蹊跷的一幕。在漫漫的信访过程中,一个偶然的机会,少林公司发现这个被推来推去扯皮了14年的案件,竟然被汝州市法院“操作成已经终结的案件”。记者在一份复印件上看到,汝州市法院关于此案办理终结卷宗的封皮复印件显示,(该案)执行员:郭xx;执行标的:200018元;执行结果:终结;结案方式:申请人申请本院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结案日期:2006124日;归档日期:200721日。

执行了十几年,20万元货款就执行出来那么区区9000元,就连这9000元也被作为法院执行款扣留,真让人寒心和不可思议。撇开这不说,汝州市法院竟然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应付省高院信访批转件,给我们的案件办理了假终结手续。这种做法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犯罪!”少林公司法人吴志敏气愤地说。

悲愤交加的吴志敏再次到最高人民法院和国家信访局信访。迫于信访压力,汝州市法院于2012119日作出(2012)汝执字第1993-384号执行裁定书,变更汝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为本案的被执行人,限被执行人于裁定书送达之日起7日内向申请执行人少林公司履行(1992)汝法经判字第28号经济判决书所确定的法律义务。

少林公司和汝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之间的交锋至此进入白热化阶段。

汝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很快向汝州市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汝州市法院于2013226日作出(2013)汝执字第1993-384号执行裁定书,驳回汝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的执行异议。

汝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随即向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复议申请。

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78日作出(2013)平法执复字第15号执行裁定书,驳回汝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的复议申请。

至此,这个反反复复被扯了21年的案件似乎有了最终的定论。然而一个更大的问题又倏然而至。当初此案的发生地汝州市于201411日正式脱离平顶山市升格为省直管县,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最终裁定能否真正执行到位,对于少林公司及其法人吴志敏来说都是个未知数。

22年的风雨奔波使得当初正值壮年的吴志敏如今已两鬓华发,面对记者的镜头,这位当年曾意气风发的登封汉子如今郁郁寡欢:“22年的讨债路对于我来说就像一场无休止的人生马拉松,更像一场做不完的恶梦。试问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22年,我真的很累很累,但愿法律能给我一个公道吧......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